老有所樂
?
重陽登惠山 菊花香飄遠

              

 重陽節的由來要追溯到先秦之前,有登高、賞菊、飲菊花酒、食重陽糕、插茱萸等很多活。李白在其詩作《九月十日即事》中寫道:“昨日登高罷,今朝再舉觴。”印證了重陽登高在唐時已很盛行。

今年又逢重陽節,筆者與幾位老人再相約,赴惠山登高望遠。

別看惠山不高,但也有一千多個臺階,我每次登山鍛煉都要汗流浹背、筋疲力盡,可見得登山是強體力鍛煉。

爬山是我的愛好,經常搭上朋友的便車到無錫惠山登山鍛煉。盡管惠山不高,但也不能輕佻浮躁,尤其下山,路陡石子多,如稍不注意,不是腳扭傷就是膝蓋扭傷。我那時是經常有光榮負傷,不得不休養一陣再上戰場。近年來,年紀大了,登山強體力鍛煉有點力不從心,幾乎不去登山了。但重陽節例外,據說,重陽節這天都是陽,沒有陰,所以陽氣會上升。所以老人爬到高處接觸陽氣,登山望遠,心情舒暢,強身祛邪。因此,重陽節登山望遠更是讓我興致勃勃。

當我們來到惠山的山坡下,撲面而來的是感受到綠色自然界的美好。但最讓我陶醉的九月重陽正是菊香流淌的時節,跨進公園大門,啊!“滿城盡是黃金甲”,眼前即刻呈現一片菊花的海洋。這些獨傲秋霜的菊花,燦然開放,秋寒奈何不了它,秋霜打不蔫它,愈冷愈顯斗志,愈冷愈顯精神。

一些殘留的桂花,依舊吐露出刻骨銘心的清香。一些不知名的野花以紫、黃、白的嫩色展示著自己的魅力,讓人覺察到秋色的美好。真是群芳爭艷,美不勝收。濃濃的秋,輕輕的風,清清的香,真是令人陶醉。

登山是一種體能與心智的鍛煉。有一年,我與同事共同攀登惠山二茅峰,行徑路途中,竟然興奮地唱起《紅花曲》錫劇梅蘭珍的經典劇詞:“你看那錫山惠山緊相靠,一峰低來一峰高.,登上錫山低頭看,高樓大廈在腳跟梢,,抬頭再把惠山看,誰低誰高見分曉,,一座惠山三個峰,一峰更比一峰高,抬頭看自己低,低頭看,自己高,莫道惠山高又高,哪及泰山半截腰?”那時年輕力壯,一口氣沖到二茅峰,此情此景,至今難以忘懷。那時登山人多,又是朝氣蓬勃的青年,似乎也不需要多做什么努力,不一會兒,也就登上山頂了,現在真的羨慕那青春飛揚的年代。

此一時,彼一時,時光也就過去了五十年,我們現在登山已經感覺到腿腳沉重。雖然今天登山約有二百多米高度,雖然每天也有行走的鍛煉與儲備,但登山的沖刺力,似乎仍感力不從心。一路上爬坡是強體力,氣喘吁吁,每登十幾步就小憩一會,爬爬停停,居然也到了半山腰了。按照平常慣例也大休息時候,大家有的擦汗,有的喝茶,有的舒舒服服坐著休息。由于我喜歡唱戲,休息之余,欣然又唱起《紅花曲》的那段經典之曲,當唱到“莫道惠山高又高,哪及泰山半截腰?”覺腿己軟了,因為我從來沒爬過泰山,對泰山聞而生畏,今天爬惠山汗流淋漓、竭盡全力、也只有半山腰,想到泰山如此高大,心里確實可怕。

其實,重陽節,我們自己設定的登高目標,是攀多高就多高,不必奢求登頂。我想,由于年老問題、今天雖然沒有登上山頂,也算大功告成,總算過了一把登山癮。于是,興高采烈地準備打道回府。

一路登山,一路風景。正想準備打道回府時。看到一位老人與孩子們一邊登山一邊歡悅。老人滿頭大汗,小孩一邊給爺爺擦汗一邊說:“爺爺堅持到底就是勝利。”老人興奮地對孩子說:“好孩子,爺爺不做逃兵。”說得兩人哈哈大笑。感人的老少同樂的一道美麗風景,那個動容的幸福快樂場面感染我們。我默默地發誓,向那位老人學習不做逃兵,于是一鼓勇氣再往上沖,也許登到惠山三分之二路程,似乎到了自己體能的極限,汗流浹背,精疲力竭,不得不又休息一會。忽然又看到動人風景,一位孕婦,估計要達月了,也在登高,挺了大肚子,我想她這么大肚子,也許平地行走也困難,居然登高爬山,絲毫不讓須眉,這讓我很汗顏。登頂更讓我信心倍增,不到山頂非好漢,人生能有幾回搏。

登頂的目標,意味著自己必須準備更多的付出,那汗水濕漉漉的,讓全身幾乎沒有一塊干地。那爺孫倆豪情壯志,那孕婦的百折不撓的精神,那就是精神動力,堅持就是勝利,終于登上了山頂。山頂的風光是一種最美好的享受!真是無限風光在險峰,他讓我們看見了許許多多平時看不到的美好與驕傲!是啊!每年登一次山頂,也是一種絕美的境界與享受!

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常常思考為什么剛開始的時候感覺不可能登上去,中途還有幾次想放棄,然而最終卻登上去了?關鍵在于勇氣和自信。登山如此,人生又何嘗不是登山啊?

首先,要有攀登之心。欲攬奇景,需攀險峰。只有知難而上、不畏險阻的膽略,勇爭一流的氣魄,敢于攀登,才能看到最美麗的風景。

無錫市惠山區洛社鎮老年人體協通訊員李立人

 

 

 

 

站內搜索:
樂天通行證

用戶名

口   令

 

             

 

 
 
 
 
?
  

收藏    關閉    打印    瀏覽量:97     

  

表情:
內容:
用戶名:
驗證碼:

 
 
進入編輯狀態 今天的35选7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