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有所樂
?
品賞詠菊詩

 

秋菊競放,使秋之大地光華燦爛。

我國種菊已有三千多年的歷史了,在《禮記?月令》篇里就有“季秋之月,鞠有黃華”句。“鞠”就是“菊花”,“黃華”即“黃花”。以農歷月份來排列花卉開放次序,菊在九月,所以農歷九月又稱“菊月”。九月初九,月日都是“九”,所以又稱“重九”。《易經》中“以陽爻為九”,所以又稱“重陽”。重陽節是一個很重大的節日,《風土記》云:“相會登山,飲菊花酒,謂之登高會,又云菊花會。

春吟牡丹夏詠荷,秋吟菊花冬詠梅。歷代的文人墨客,寫下了許多千古傳誦的詠菊詩詞。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這是東晉大詩人陶淵明《飲酒》詩中的名句。“采菊”兩句,寫詩人的所為和所見,于一俯一仰中顯示詩人志趣的高潔,“菊”儼然已成為詩人高風亮節的象征。“山氣”兩句,寄寓詩人深切的身世之感。鳥兒由出而歸的飛行過程和詩人由出仕到歸隱的歷程,好像組成了一組平行的軌跡。鳥,在這里是詩人追求自由的化身,隱隱約約顯示出詩人的影子。這就是“此中無真意”中的“真意”。表達了詩人遠離世俗、悠然自得的心情。境與意會,物與心融,真是妙不可言。

“秋叢繞舍似陶家,遍繞籬邊日漸斜。不是花中偏愛菊,此花開盡更無花。”這是唐朝詩人元稹的《菊花》詩。元稹與白居易最友善,詩齊名,世稱“元白”,官至宰相。這首詠菊詩,立意新穎,別具一格。首句點明“似陶家”,寓有深意。二句進一步點明熱愛菊花心儀陶淵明的那種蔑視權貴追求自由的文人心理。三、四兩句,是議論,一般論者僅從字面上去理解,認為詩人藝菊、賞菊、愛菊,是因為菊花開過之后再沒有別的花可觀賞了。實際上是表明作者的心志,詩人把菊花看作是文人的節操,是陶淵明潔身自好追求精神自由的象征。如果作為一名文人,失去了應有的節操,那么,文人當官就會失去獨立人格,就會成為權貴的奴隸。這和詩人早起為官不避權貴,鯁直敢言,得罪宦官而遭貶謫的經歷有內在的聯系。

“滿園菊花郁金黃,中有孤絲色白霜。還似今朝歌舞席,白頭翁入少年場。”這是白居易的《重陽席上賦白菊》詩。這首詩寫得新穎而別致,詞約而意豐。一、二兩句寫詩人看到滿園金黃的菊花中有一朵雪白的菊花,感到無限的欣喜;三、四兩句是采用比喻和擬人的手法,把那朵雪白的菊花比作是參加“歌舞席”的老人,和“少年”一起載歌載舞。表達了詩人雖然年老仍有少年的情趣。以花喻人,饒有情趣。

 “花開不并百日紅,獨立疏籬趣無窮。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風中。”這是南宋詩人畫家鄭思肖的《畫菊》詩。他在南宋滅亡后,隱居不仕,自許“終身只宋民”,故借菊自喻,表現了可貴的愛國情操和堅貞氣節。作者以詩人和畫家特有的目光,來寄托自己的節操和抱負。成為詠菊詩中傳誦的名篇。三、四兩句勾畫出菊花可歌可泣的藝術形象:傲霜斗雪,抱香枝頭,直至生命的終結,仍與北風作頑強的抗衡。詩中有畫,畫中有詩。

“颯颯西風滿園栽,蕊寒香冷蝶難來。他年我若為青帝,報與桃花一處開。”這是唐末農民起義領袖黃巢早期所作的《題菊花》。一。二句用“西風”、“蕊寒”、“香冷”、“蝶難來”四個意象,寫出了孤寒、冷寂的意境。三、四兩句,是跌宕之筆。“青帝”的出現,使菊花改變了孤寒、冷寂的形象,能與桃花在百花爭艷中的春光里一同開放。這是詩人大膽的奇想,寄托了詩人遠大的政治抱負。這一政治抱負在作者另一篇詠菊詩《不第后賦菊》中更有具體的表達:“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后百花殺。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公元880年,黃巢率軍攻占長安,建“大齊”。《不第后賦菊》似乎成為一種預言,《全唐詩》收黃巢的三首詩,其中兩首就是《題菊花》和《不第后賦菊》。

“秋菊能傲霜,風霜重重惡。本性能耐寒,風霜其奈何?”這是陳毅同志的詠菊詩。他借菊花的傲霜品格,謳歌革命者堅貞不屈、敢于戰勝任何逆境險阻的無限胸懷。

毛澤東同志在長征途中寫的《卜算子?重陽》詞:“人生易老天難老,歲歲重陽,今又重陽,戰地黃花分外香。一年一度秋風勁,不似春光,勝似春光。寥廓江天萬里霜。”更表現了革命領袖樂觀豪邁的英雄氣概。

 

江蘇省無錫市惠山區玉祁街道老齡委老年人體協宋子偉

站內搜索:
樂天通行證

用戶名

口   令

 

             

 

 
 
 
 
?
  

收藏    關閉    打印    瀏覽量:77     

  

表情:
內容:
用戶名:
驗證碼:

 
 
進入編輯狀態 今天的35选7的号码